今天是:
“绿城清风杯”全国廉政小小说大赛征集作品赏析——《明亮的灯》
来源:郑州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  时间:2017-10-10 08:59:38  浏览 人次
这次我要搞定的人是郑正。

  郑正是谁?反贪局的副局长。那是一个较真又认死理的人,要不然他也不会当了二十年的副科。要知道他手下的干事早当上副检、有的甚至是检察长了,他还钉在副科位子不得动。

  搞定他是因为长河大桥。大桥投资三个亿,投入使用不到一年就出现裂缝脱皮翻砂等问题,老百姓议论纷纷,媒体吵吵嚷嚷,说工程有腐败,要求彻查。都是一群吃瓜群众,如今哪几个工程没有腐败?只看是多少的问题。工程从立项、招标、建设、验收等等,有无数双手卡着你,一处不通就会形成血栓,要不了你的命,也会弄你一个半身不遂。

  况且,如今包工程要拼命走关系,然后层层转包,想法子压低成本,挣钱的渠道就是偷工减料,工程质量不出问题才是怪事。再说了,只要不是毁灭性问题,修修补补又是一个挣钱的渠道,大家皆大欢喜,领导也心知肚明。因此,新来的书记安排郑正随便查查工程情况,意欲安抚民心平息众怒。

  谁想到郑正拿着鸡毛当令箭,非要来个彻查。彻查谁?三个亿的工程在县里是特大工程呢,拿事的可不是几个小干事。郑正不管,拉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,他以为大干可以快上呢。反正我不怯火,我只是一个被人不断盘剥的承包商,天塌下来有高个子扛。再说了,我还恨不得出卖几个贪官呢,我早已忍无可忍了。

  高个子真害怕了。高个子也知道郑正的为人,害怕郑正在哪里拉出一条口子,再出现决堤,弄出一曲水漫金山再被压在雷峰塔下永世不得翻身。高个子指示我赶快去搞定郑正。

  搞定他,我是有信心的,这多年很少遇见我这个官场杀手搞不定的人。

  真不是吹,是人都有软肋,总归是有办法搞定。我见了那么多的官员,要么金钱,要么美女,要么权力,要么虚名,总有法子搞定他。还有的领导更恶心,不待你搞,他就屁颠屁颠投怀送抱。区区一个副科级副局长,还能搞不定?

  没想到真搞不定。糖衣炮弹金钱美女不行,权力压迫威逼利诱还是没有效果。我又找来一个说了算的领导封官许愿,他还是硬邦邦不松口。采取迂回策略找到他的家人,依然不得突破,一家人固若金汤。这样的人太少了,真他妈牛气。要都是这样牛气的人就好了,这样的人多了,工程没有黑幕腐败,社会公平正义。都骂我们败坏了风气,可谁又愿意把钱财送给别人?都是没办法的事。

  不过,这样的人让人敬佩,也让人害怕。比如郑正,他不愿意蜻蜓点水走走过场,而是要深挖猛打。如今的事只要深入调查,那能不出事儿?郑正很快抓住把柄。把柄虽然不是太严重,蚁穴可溃千里长堤。我加紧围攻郑正,依然是油盐不进不说,他反而劝说我去主动交代。高个子不得不亲自出面了,他还是软硬不吃。气得高个子放了狠话——下猛药。

  我知道高个子的为人,也知道高个子的手段,下猛药接着就是下狠手。我还知道如果郑正不放手,我的日子难过,而郑正的好日子肯定是完了。我找到郑正,晓知以厉害,并且许以包公都会心动的条件。郑正不放手不说,还顺手把我关了起来,让我把握机会争取主动。我肯定不会主动,不然我咋往下混呢?他做事死板,可他的人品真是牛气。

  牛气是牛气,凭他手里的证据还不足以把我怎么的。再说,有硬证据又能咋的?我可比郑正危险多了。我要是出了事,真的会引起官场地震。所以,我在里面待了一天就出来了。

  我又去找郑正。他还是不松口,他说他又挖出新证据了,他办的是铁案,任谁也救不了我。我相信他的能力,也相信他的作风。高个子也明白,放了狠话给我,如果我搞不定郑正,就让人搞定我。我明白高个子的话,我几次险些出现意外了。我真正担心的是郑正,高个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难得遇到这么一个让人敬佩的人,我真的不希望郑正有个什么意外。

  我把我的担心告诉郑正,郑正说他早已把安危置之度外,狠手又能咋的?谁想到高个子的狠手太狠了,他竟然把郑正的儿子绑架了,意欲胁迫郑正。郑正在我眼里一直是个硬汉子,可听说儿子被绑了后,还是蔫了。我看到他的软肋,我又惊又喜,我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,但我还是真心想帮他一把。

  我帮他找回了儿子。郑正擦把泪,说他个人谢谢我,但他不能放过我。又说他真的已经抓住了我们的命门,我们怎么也逃不脱了。他说罢,他手下还拿出一组照片给我,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。那些照片证明:要不是郑正暗地保护,我早就“险些”意外了。郑正还说,社会的公平正义需要我们共同努力,我不信你甘愿忍受贪官污吏的勒索。他的话句句戳心,句句扎得人心痛。

  该怎么办呢?我相信高个子还有办法搞定郑正,但郑正已经把我搞定了。我也担心我会出意外,更重要的是我忽然觉得郑正的人品犹如一盏明亮的灯,让我阴暗的心里一片澄明。虽然这盏灯也会让我无处逃遁,我还是希望这盏灯光亮耀人。

  于是,我把所有的铁证都交给郑正。

  我们太需要郑正这样的人了。(刘立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