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【母爱如歌】我的母亲
来源:郑州市纪委监委网站   时间:2018-05-14 12:43:07  

5月的第二个周日是母亲节,适逢单位组织征文活动,文笔一般的我在室主任的一番“怂恿”后,便也跃跃欲试。晚上从谈话室回到房间,想起母亲,过去种种涌上心头,视线随之模糊,思绪也再难止住。

  已为人父的我,已经记不清儿时母亲的悉心陪伴和睡前亲吻,但母亲欣喜地看着我一天天长大,不舍却又欣慰地送我独自前行的画面在记忆里愈加清晰。记得上大学那年,母亲临别时止不住地抹眼泪;每次开学返校时,母亲总是送我到车站,默默地注视着我乘坐的长途车渐行渐远,直至消失在视野;参加工作后,每逢天气变化,总能听到母亲的嘘寒问暖;每逢过生日,也总能收到母亲在电话那端送来的问候。母爱深沉,儿时自然是体会不到的。母亲的守护如春雨润无声,伴随着我成长的轨迹,默默散发着温润有力的光芒。而这些,只有当我们为人父母后,在妻子育儿的画面中,在母亲一缕缕变白的发丝、一条条加深的皱纹里,才能化作一种力量,萦绕在心头。

  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我的母亲是世界上最坚强的母亲之一。我出生在登封一个小村庄,父亲常年工作在外,母亲一人包揽了全部的家务和农活,挑水做饭、下地干活都不在话下。后来全家迁入父亲工作地方,却也常常因为父亲的工资发不下来,生活难以为继。母亲没有工作,为了维持生计,在一段时期,她总是早早为我们做好饭,就扛上锄头走遍周边的农田刨红薯、捡花生、拾麦子,天黑后背回来一大袋子的农作物。周末时,我也曾跟着母亲,在雨后的清晨到离家远一点的山坡上采蘑菇,在烈日的午后辗转周边的田间地头捡拾散落的麦穗。现在回想起来,甚是惊叹母亲一副弱小的身躯竟有如此坚强的毅力。

  几年前,母亲因患白内障就医,意外发现自幼一只眼睛被缝衣针所伤,视力几乎为零。难以想象这么多年来,母亲一直是在用一只眼睛为我们缝缝补补。我离家工作时,母亲绣了几十双绣花鞋垫,图案栩栩如生,密密的丝线缝满了满满的爱意;结婚前,母亲一口气做了好几床厚厚的被子,一片一片添补棉花,一针一针缝合被套,我当时只是心疼她的身子,却不知她只能用一只眼睛缝针走线;当了奶奶后,母亲又给孙子做衣服,孩子身体长的快,母亲就做了拆,拆了补,补了又缝,直到现在还停不下来。

  每个人的成长道路都离不开母亲的教导,《我与地坛》曾提到,史铁生开始走上文学创作道路时,他的母亲鼓励他,“你小时候的作文不是得过第一?”我的作文从来没有得过第一,印象中只有小学文化的母亲也不曾辅导我做功课,自然也没有“不写作业母慈子孝,一写作业鸡飞狗跳”的场面。但是,母亲却用最质朴的语言和行为教导我完成了各项“人生作业”。小学时我每天要早早出发翻过路途遥远又难行的山坡才能到达学校,母亲便数年如一日的早起为我做饭;初中食宿在校,母亲又无比“精准”地将我的生活费按顿核算,直到高中毕业,都未改变;工作后买房子,母亲拿出自己毕生积蓄。母亲认真而勤劳的身影始终在我脑海盘旋,她以身示范,让我懂得了节俭、拼搏、善良、感恩与奉献。

  除了无声的教导,母亲也有严厉的一面。小时候的我偶尔犯错,母亲也曾拿笤帚满大街的追打,也曾无情的罚我跪在烂砖头上反省。在母亲的教导中,我明白有些事不该做就坚决不能做,母亲永远犹如黑夜里的一座灯塔,在我迷失方向的时候引导我找到停靠的港湾。记得第一次高考失利,我失落到了极点,整日待在家里,沉浸在失落的情绪中无法自拔。母亲反而没有给予我过多的关注,甚至也没有过多的安慰和鼓励,仅仅是在刻意的“偶遇”时,试探性的“随口”说些简短而暖心的话语。母亲无声的陪伴给了我巨大的动力与重新站起来的勇气,我选择了复读,与自己握手言和,向未来前行。

  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。希望在母亲变老、渴望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也能如母亲对我们那样待她。纸短情长,情深难言,赋词一首献给全天下的母亲:衔草莫辞劳,啄泥不畏苦。只为雏儿有虫吃,又可无忧宿。辛酸为哪般?昼夜勤呵护。羽翼丰盈冲天时,莫忘归巢路。(市纪委第九执纪监督室 赵敏君)